[耀舞長安] - 主演: 歐陽震華, 胡杏兒, 鍾嘉欣

明星寫真集 圖片 電視劇集 有趣影片分享 Post and share your photos and movies.
回覆文章

sportp
文章: 12
註冊時間: 2010-02-20, 17:48

[耀舞長安] - 主演: 歐陽震華, 胡杏兒, 鍾嘉欣

文章 sportp » 2012-05-20, 10:16

耀舞長安

主演: 歐陽震華, 胡杏兒, 鍾嘉欣

內容簡介

街頭樂師戴名鈸(歐陽震華)在危急之際冒充喬步龍(麥長青)在舞樂教坊昶麗園都知大人的身份,成功逃過官兵緝捕,但步龍因大火受傷失去部分記憶,以高仁之名在茶樓當廚師,當兩人重遇時,高仁不知就裡,爽快答應步龍到教坊的廚房工作,原來步龍想利用高仁的音樂造詣為自己建功立業。另一方面,為除後患,步龍向高仁指腹為婚的未婚妻卞玉嫣(鍾嘉欣)提出退婚,玉嫣心生不憤決加入教坊當舞優接近步龍,因而認識斬柴妹利在山(胡杏兒),在山與玉嫣惺惺相惜漸成好姊妹,但礙於步龍與高仁的身份錯配,四人關係暗潮洶湧,正值花魁大選舉行,真假情謎逐被揭開……


第一集

流浪江湖賣藝的戴刀,與親生兒子名鈸及三名收養的子女岸南、念恩、可秀趕往隴州為通判大人演出;獲委任為長安昶麗園都知,天賦音樂才華的喬步龍亦與父親喬風踏上赴長安之路。步龍與驃騎大將軍的女兒卞玉嫣有指腹為婚之約。可秀被通判之子意圖強姦。名鈸等為救人錯手把通判之子打死。名鈸為避官差而穿上步龍的衣服離開,結果官兵把身穿名鈸衣衫的步龍及其父燒死。名鈸把喬氏父子屍體送到義莊殮葬,竟發現都知上任信。名鈸到瀟湘館與太監邢東方見面,原來東方為三年後的花魁大會與長安八大樂坊的都知商議,名鈸得悉中選花魁的所屬的教坊都知可獲賞一百両黃金後,決心留下。在義莊的步龍突然醒來卻失去記憶,之後遇上斬柴賣炭為生的利在山,她答應帶步龍往長安。到了長安後步龍巧遇春逸園首席舞優卞玉嫣出巡,覺得與她似曾相識。步龍饑餓難抵之際,被引到昶麗園廚房吃饅頭充飢;步龍醒來看見馬頭琴忍不住拉奏,昶麗園監舞上師朱攬月見他拉得一手好琴,以為他是新任的都知大人⋯⋯


第二集

念恩發現喬風向卞家提出為步龍與玉嫣圓婚的信,名鈸不欲佔人妻決定退婚。玉嫣看見兄長玉郎學女兒家跳舞,責他身為驃騎大將軍兒子應努力考取官職振興家聲。在山再遇步龍,知他無家可歸便帶他到自己的家留宿。在山母親香花看到昶麗園招聘舞優的啓示,即建議女兒應考。東方請三大教坊都知為小公主彌月宴御前表演,攬月則直指名鈸的曲乃市井之音,不能用於宮廷。名鈸再次聽到步龍奏樂,並邀他到教坊做樂師,更為失憶的步龍改名為「高仁」。


第三集

名鈸對家人表示高仁飲酒後會音韻如泉湧,請戴刀好好照顧他。柳灼籮與玉嫣同屬春逸園的首席舞優,灼籮因為被狗咬傷腳而無法在東方面前演出,她懷疑狗咬之事並非意外。另一方面玉嫣用洗顏水潔面,面卻紅腫起來,令她懷疑是灼籮所為,於是向監舞上師閻慕春投訴。在山到昶麗園應考,豈料竟成為昶麗園的家丁。名鈸說起邀玉嫣加盟昶麗園經過,原來名鈸在八大舞坊表演給東方看時,發現東方的特殊僻好。玉嫣為對名鈸報復,決定要令名鈸愛上自己。


第四集

名鈸向眾人介紹玉嫣後,請攬月照顧她。名鈸與戴刀請高仁完成樂章下半段,但高仁卻苦無頭緒。玉嫣的轎子被醉酒漢攔阻,在山解圍卻被玉嫣發現她是女兒家的身分,之後在山成為了玉嫣的貼身家丁。名鈸覺得高仁所作之曲帶西域韻味,懷疑他曾居西域。名鈸帶高仁到靈秀的地方,令他想起曾與喬風在瀑布前合奏;名鈸與攬月商量御前演出的安排,玉嫣提出出外練習的請求。名鈸好奇下跟蹤玉嫣;玉嫣深知名鈸在偷窺卻不揭穿,希望令他心動。


第五集

在山因打名鈸被罰,更遭名鈸戲弄,幸得圓圓幫忙解圍。香花突然到訪,玉嫣立即替在山轉換成舞優打扮,成功瞞騙香花。圓圓向攬月推薦胞姊彎彎但遭拒絕。玉嫣提議讓彎彎表演,原來她舞藝精湛。名鈸認識了縫衣店店主兒子敖雪松,請他為昶麗園設計御前演出的舞衣。在御前表演大會上,昶麗園眾舞優演出時,突有毒蜂飛向皇上,在山把毒蜂趕走卻曝露是女子身分,被指欺君將要斬首;另一方面,高仁突然來到名鈸面前,表示已記起從前的事⋯⋯


第六集

名鈸趕往刑場向東方求情,指在山只為趕走毒蜂救皇上。另一方面,名鈸向家人表示高仁已記起在客棧見過他,擔心高仁一旦東窗事發,恐死罪難逃;戴刀等竟提欲把高仁殺掉。名鈸以五十大板懲罰在山,玉嫣提出以一功抵一過,名鈸答應但把在山革走。名鈸與雪松到暖香泉,名鈸遂提議彼此合作開辦一悅容坊。胡芬芳因嚴重體味被拒,其父以金條賄賂名鈸讓她成為舞優,卻被上門追索工錢的在山看見。最後名鈸被迫讓在山加入昶麗園舞優行列。攬月指在山並無做舞優的天分,在山表現出無比決心,攬月決定與她一起接受挑戰。


第七集

名鈸問攬月各雜優的進度,攬月指可秀表現理想;攬月為了應名鈸要求,在一個月內訓練在山通過雜優考試。雪松約會各舞坊都知,表示三太子請他籌備太子宴,並打算選出舞優在宴上表演;在山與玉嫣練習,玉嫣說出家道中落令她受盡別人白眼,要藉贏得花魁後獲封郡主,以重振昔日家聲。名鈸請高仁為太子宴演出作曲;玉嫣練習時被攬月指舞步不順,高仁看見後推斷是她受了腳傷,更為她縫製了一對鞋頭墊。在山終向玉嫣說出鞋頭墊及藥膳湯等都是高仁為玉嫣做的並解釋他多次接近玉嫣只為尋得自己身世的線索。


第八集

高仁懷疑母親與名鈸的母親是同鄉一事,戴刀等大為緊張;在山心急歸隊,希望苦練成功,通過雜優測試。戴刀得知攬月柔情似水的個性,不禁心生愛慕。灼籮與春逸園舞優到十里亭放風箏,看見雪松和三太子後故意把風箏線弄斷,然後走到三太子的涼亭前認識三太子。玉嫣練舞時再次受傷,名鈸看大夫隔布為玉嫣塗抹,忍不住出手替她按壓,玉嫣竟覺得湊效。名鈸知道三太子身處香雪盈姿,故意與玉嫣往找雪松,玉嫣應三太子之邀彈奏古箏、行酒令,三太子對她的文藝修養甚為欣賞。名鈸以其他雜優威脅在山,若在山無法過關,其他雜優便要同罰;在山雖然盡力,仍害得其他雜優叫苦連天,在山終於提出放棄……


第九集

高仁代在山向名鈸求情,但不被接受;在山自覺無顏面見母親,唯有躲到山上,最後高仁出現帶她到客棧暫住。在山請玉嫣幫助,希望能在七天之後的雜優測試順利過關;而高仁每次看見玉嫣跳舞便靈感如泉湧,作出動聽樂章。圓圓與彎彎發現雲芊的情郎卓溪爬牆進入昶麗園與雲芊幽會,二人好心相勸反被雲芊惡言相向。圓圓帶雲芊到卞府,欲撕破卓溪的假面具;在山擔心名鈸及攬月不許她參加雜優測試,遂再請玉嫣幫忙;在山披上面紗演出,舞藝獲名鈸及攬月讚賞,但當在山揭露自己真正身分時,攬月欲拒絕讓在山回到昶麗園。


第十集

在山感激名鈸讓她重返昶麗園,名鈸表示覺得在山與自己相似。高仁藉欣賞玉嫣跳舞,終把新曲完成;名鈸非常讚賞高仁的新曲,遂把新曲以「桃花仙子」命名,又請高仁在太子宴演出時領奏,但高仁怕自己貌醜失禮,請名鈸代為領奏。玉嫣以為新曲由名鈸所作,不但表示欣賞,更把父親遺留下來的曲譜贈名鈸。名鈸欲在太子宴上以馬頭琴拉奏新曲,高仁建議讓自己坐到最後協助。灼籮在太子宴上施展渾身解數;昶麗園在玉嫣帶領下演出令皇上大力鼓掌讚賞,在離場時,在山看到皇后頸上所戴玉佩竟與香花給她的相似,即時呆站當場。


第十一集

慕春指攬月以低劣手法求出位,嬌陽看不過眼,斥慕春當年用詭計害攬月才能晉身首席之位。名鈸因為在山的演出獲皇上讚賞,打算升在山為上優,但攬月指在山出錯,不能接受她連升兩級。在山告知香花看見皇后的玉佩與她的一模一樣,香花表示她的玉佩乃宮廷工匠打造,但在山不當一回事。高仁把親手做的牡丹糕給玉嫣品嚐而被讚,他又表示欲到洛陽尋親,玉嫣表示替他寫信回鄉打聽身世。彎彎為求賺錢還債,偷偷在私人飲宴演出,竟再遇男扮女裝的玉郎。洪梅從洛陽到長安找孫兒,在都知府門外一見高仁,便喚他作乖孫……


第十二集

洪梅說名鈸冒充喬步龍,並指高仁才是她的孫兒,令名鈸甚為慌張;但洪梅的丫環小媚表示洪梅患了「老人懵懂症」,名鈸便借此指洪梅認錯人。高仁拉奏出哀傷的調子,名鈸認為他應忘記過去,並再次提出請他擔任監樂上師之職。高仁塗了洪梅的藥膏後,面上紅印變成班點印,於是求在山替他想辦法;昶麗園舞優芬芳雖然舞藝不俗,但因體臭而無法獲得公開表演的機會,她竟想出用熱炭燒自己的腋窩。玉嫣與名鈸一起拉奏馬頭琴,感到愜意。名鈸的毒瘡發作,要在山與他上山採藥。彎彎推薦玉郎到昶麗園,名鈸決定聘他為教室助理。


第十三集

玉嫣一再指責名鈸不尊重她,名鈸以水果做比喻,讓玉嫣明白迫玉郎不是辦法,請玉嫣給他機會。練舞時,眾舞優發現在山的衣帶中有高仁的布帕,笑在山與高仁是一對;在山再陪名鈸上山採藥,竟發現戴刀與攬月在一起。在山發現戴刀刀法了得,要求戴刀教授她刀法。玉嫣以為高仁與在山相戀,把一對木雕送給高仁,高仁即時澄清。東方請各都知為賞樂大會呈上新曲,讓他挑選其一在御前演奏。名鈸與高仁商量後,決定把「桃花仙子」呈交東方,並堅決由高仁出任監樂上師。表演當日,高仁演奏得忘了形,把東方的風頭完全蓋過……


第十四集

洪梅問名鈸及玉嫣為何仍未成親,並向二人催婚,高仁知道玉嫣與名鈸的未婚夫妻關係,有如晴天霹靂。洪梅到月老廟為孫兒及孫媳求簽被人撞傷,竟因此說看不到孫兒成家,死也不眼閉,名鈸拿洪梅沒辦法,遂請玉嫣幫忙裝成一對以哄洪梅高興。玉郎與彎彎再往私人宴會表演,回程時彎彎突然心絞痛呼吸困難,玉郎扶她坐在地上休息;二人看着星空談理想,玉郎指自己將會是史上第一位男舞優。高仁看玉嫣跳舞,覺得她的舞步像蓮花,玉嫣高興高仁看出她的舞意。在山把刀法與舞蹈融為一體,名鈸指刀舞過於單調,建議豐富舞步……


第十五集

洪梅因心急飲孫媳婦茶,竟在名鈸及玉嫣的酒下了催情藥,更把二人鎖在同一房間裏,希望「米已成炊」,圓她心願。名鈸分別約高仁及在山參加豪飲大賽,二人明白名鈸有意撮合,但彼此自知沒可能發展成一對。玉嫣繪了一幅畫贈名鈸,在山從玉嫣的駿馬圖中獲得靈感,把馬匹的動作融入刀舞中,成為馬刀舞。慕春與攬月為舊事爭執,戴刀聽到二人對話,誓要代攬月向慕春還以顏色;在山的馬刀舞獲三位評審大人讚賞,名鈸認為在山有機會問鼎花魁。高仁請玉嫣繪出兩老肖像,看後腦裏出現當日赴長安上任途中與父親對話的畫面……


第十六集

高仁回憶起一切後,不禁心痛買醉,為自己最信任的人竟然騙他而感難過;醉後的高仁看見玉嫣在練舞,指名鈸不配做她的未婚夫,被玉嫣掌摑。高仁醒來向玉嫣道歉,指為無法證明自己的身分而感到痛苦,玉嫣表示高仁需要傾訴對象可找她。在山被提升為上優,被雲芊等杯葛及出言侮辱。玉嫣向名鈸提出皇后壽宴以蓮花舞為主,不欲加入刀舞,但名鈸拒絕。在通判公子被殺案中負責追捕名鈸父子的周捕頭發現戴刀行蹤,奇怪他竟仍生存。名鈸與戴刀到樹林埋琴,被周捕頭發現。名鈸全家往拜祭,卻看見只有一個墳墓,伍哥表示另一人沒死去……


第十七集

名鈸向高仁表示自己無加害步龍的心,並把刀交給高仁任由他處置。戴刀擔心高仁行動,提議放棄百両黃金遠走高飛,但名鈸捨不得離開。高仁問名鈸對玉嫣的企圖,名鈸表示自己並無奪人妻的意圖,並已向玉嫣退婚。戴刀與名鈸把銀両送到渡頭給周捕頭,囑對方永遠不要回長安。玉嫣向名鈸請辭,名鈸成功出言挽留她。名鈸把玉嫣所贈戰曲曲譜交給高仁,請他重新編曲作為皇后壽宴演出音樂。彎彎與玉郎演出完畢後,彎彎被陌生男子騷擾,玉郎助她解困,更向彎彎表達愛慕之情。在山在臭豆腐檔遇名鈸,問名鈸為何拒絕玉嫣之邀,名鈸用心解釋。


第十八集

在山與玉嫣的舞藝各走極端,攬月指在山心從未嘗過戀愛滋味,無法表達柔韌中帶美態的動作。高仁帶玉嫣觀看蘆葦,玉嫣從中領略到柔中帶剛的神髓。在山倣效高仁親手煮粥,把粥餵給名鈸,希望從中領略一點柔情,但名鈸卻被粥中的魚骨鯁喉。圓圓以妖艷打扮到香雪盈姿,希望吸引雪松的注意;圓圓浸浴時遇偷窺漢,幸得雪松所救。在山請三朵金花買來上乘布匹,親手為玉嫣縫製出一面帥旗,希望玉嫣在練習及御前表演時使用;玉嫣看到在山為縫旗而弄得滿手針傷而感動。玉嫣教在山練習剛中帶柔的輕盈舞步,在山苦練下終於成功。


第十九集

在山燉了湯給玉嫣,更說玉嫣是她的榜樣及人生目標。練習時雲芊等不服在山,在山表示不介意與雲芊對調位置。東方召集各都知,請各人為皇后壽宴演出遞交提綱,又拿出他親自作的曲譜希望各都知採用。名鈸想辦法討好東方,東方得到名鈸所贈的絲帕而愛不釋手。玉嫣向在山表示覺得名鈸在避開她或在山,在山只得撒謊;玉嫣跟蹤名鈸,發現他與在山一起吃東西,不禁怒火中燒。灼蘿偷看在山練舞,決定自學跳刀舞。玉嫣拉奏馬頭琴時怨氣盡顯,高仁問原因,玉嫣表示被好姊妹出賣。在山把鞋交給玉嫣,玉嫣一跳便扭傷腳,她推斷是在山所為……


第二十集

玉嫣休養時苦思近日在山的行為,認定在山要搶她首席舞優之位並橫刀奪愛。名鈸作出緊急部署,向在山提出必要時請在山獨自領舞,玉嫣聽後大受打擊。在山表示自己將獨自在御前表演中領舞,香花囑她 記緊要讓皇上看到她的玉佩。玉嫣腳傷後三日果然好轉,但她故意隱瞞各人。皇后壽宴中灼蘿首先出場,她竟跳出在山的刀舞;在山等徬徨之際,玉嫣突然出現領眾舞優演出。皇上賞賜灼蘿一塊翡翠,把兩顆夜明珠賞賜給玉嫣及在山。在山問玉嫣為何在表演時攻擊她,玉嫣把心中仇怨一一說出,又問在山若名鈸提出升她為首席時,她可會拒絕……
附加檔案
tvb-052012.png
[耀舞長安] - 主演: 歐陽震華, 胡杏兒, 鍾嘉欣
tvb-052012.png (221.98 KiB) 已瀏覽 20637 次

分享按钮新浪微博 | 微信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Facebook | 推荐

回覆文章

回到「影畫影片明星及寫真集 Movies, Stars & Photos」